莱维特:用经济学方法透视社会万象

来源:http://www.funyari.com 作者: 2017-09-08 19:24

  议员们出于什么目的来支持其所代表的州的经济增长呢?普遍认为,更多的财政分配会取悦选民,帮助在任的议员赢得连任。但一直缺乏检验的支持。莱维特1997年发表的《联邦财政分配对议员选举结果的影响》对此做了准确的度量。莱维特把联邦经费分为两类,一类是针对农业、交通、、特殊教育等进行的“非转移支付”;另一类称为“转移支付”。主要有、医疗保健、低收入者住房补贴、退伍士兵补助等。莱维特的检验表明,非转移支付对帮助在任议员赢得竞选的贡献超出了人们的预料,一个中人均100美元的增量将帮助在任议员赢得2%的选票;而转移支付与在任议员竞选结果没有显著的关系。莱维特的检验结果了人们的推测,在任议员在选举中占有优势,这种优势可以为在任议员争取到5%至9.5%的选票。这也说明了美国每次选举中只有不到5%的议员在竞选连任中失败这一现象。

  莱维特在1994年发表的《议员制度和州经济增长》一文研究了这些问题。莱维特认为,以上两个因素是同时、发挥作用的,此外议会中的多数党也会对经济增长做出贡献。除了影响联邦经费的分配以外,更重要的是议员们还可以通过制订或废止一项法律、贸易政策、税收政策等来影响各州的经济增长。

  莱维特现为大学最年轻的经济学教授,曾在2003年获得过克拉克,被称为是美国经济学界的鬼才。作为经济学家,最重要的贡献是他把经济计量方法成功地运用到通常认为难以进行检验的一些社会现象中,如青少年犯罪成因、选举制度的经济学和甄别作弊行为的机制等。他发明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像是一颗苹果,用经济学的剖刀切开,里头竟然是橘子。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犯罪率一下降到历史最低点,令犯罪研究专家们大跌眼镜。莱维特直言,最高法院于1973年通过的堕胎化法案,才是导致犯罪率大幅下降的关键所在。他的逻辑是,选择堕胎的少女往往没有能力给孩子提供一个良好成长,如果她们生下孩子,那么孩子成长很可能使他们犯罪道,所以堕胎化使得这些潜在的罪犯胎死腹中。在其详尽有力的数据面前,美国学界信服了。

  莱维特长得弱不禁风,他自称是全世界最瘦弱的男人,但他的学问却独树一帜,赢得了同行的足够尊重。莱维特获无数,其中包括2003年美国克拉克。

  在所有的关于活动的争论当中,有一条被认为是:可以帮助候选人赢得选举。莱维特在1994年发表的《用候选人相同的竞选来估计竞选花费对美国众议员选举的影响》一文对此提出了质疑。经过检验,莱维特发现,不论是挑战者还是在任者的竞选花费,对竞选结果几乎起不到实质性的影响。那么,又怎样解释庞大的竞争花费呢?莱维特是这样解释的,因为与竞选成功的收益相比,筹措竞选经费的机会成本非常小,所以即使竞选花费效果不大,因为钱来得容易,多花一些钱也无所谓。

  美国不仅有立法权,而且还有权批准联邦预算,各个常设委员会则掌握着联邦财政分配权。大多数研究认为,议员会尽力为其所代表的州谋取经济利益。但议员们怎样对其所代表的州经济增长产生影响,有两种不同观点,一种是“资历”说,认为在常设委员会或本党的资深议员能够左右政策制订,将经济利益分配至他所代表的州。另一种是“委员会”说,认为委员会中的多数党则实际掌握了分配经济利益的。

  作为经济学家,莱维特最重要的贡献在于他把经济计量方法成功地运用到这些通常认为难以进行检验的社会现象中。他更像聪明而好奇的探险家,擅长于发现问题的关键特征,并寻找到新数据和构造新方法。他还有一种奇妙的天赋,能够把文章取材跟人们的日常生活联系起来。

  2000年,莱维特在《街头贩毒团伙财务状况分析》中,分析并检验了青少年参与贩毒行为的“收益最大化”权衡。他发现,对于那些受教育水平较低的青少年来说,贩毒团伙提供的平均工资水平远高于他们从事工作的收入,因此贩毒就成为他们的选择。然而,贩毒团伙中低级的收入要低于其从事活动的收入,且承担风险高,似乎得不偿失。莱维特认为,这并不“收益最大化”原则。一方面,低级可兼作一些临时性工作而获得较高的总收入;另一方面,团伙的高收入水平成为低级努力工作的激励和目标。据此,莱维特的政策是,干预劳动力市场,增加收入的吸引力。

  1998年,莱维特在《青少年犯罪与刑事处罚》一文中,运用以最大化行为、市场均衡和稳定偏好为核心的经济学方法来解释青少年犯为。他认为,青少年罪犯也是完全具备的“经济人”,他们也会仔细进行成本、收益的权衡,谋求利益最大化。莱维特验证了1978年至1993年间美国青少年犯罪数量与青少年司法系统处罚力度之间存在着直接的强相关性。

  这是一位理论经济学家写出的经管奇书。作者就是有着“全美最有趣大脑”之誉的史蒂文·莱维特(Steven D. Levitt)。1967年出生的莱维特,哈佛大学学士,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大学最年轻的经济学教授,被称为美国经济学界的鬼才。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美国犯罪率一高涨。、社会学、生理学等学科倾向于从角度把看成是异,把犯罪的成因归结为罪犯的心理、遗传特性及社会。他们认为青少年罪犯没有观念,无情,犯罪没有明确的动机,不考虑可能导致的惩罚。

  2005年5月,一本名为《经济学》(也有翻作《苹果橘子经济学》)的著作在美国问世,果然引发了“”效应,该书曾以31国语言出版,在美国更是狂销900,000册,持续47周高居《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前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