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益新闻
  • 社会责任
  • 公益行动
  • 时尚
  • 首页
  • 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赵海行“摘帽”记

    2020年03月31日 09:41   来源:北京日报   

      赵海行现在被称为“技术总监”,对种茶制茶工艺门儿清。本报记者 陈强摄

      赵海行手捧二站村生产的桑叶茶。 本报记者 陈强摄

      本报记者 陈强

      几年来生活一直过得紧巴巴的老赵一家,竟然主动找到村委会,申请摘掉“低收入户”的帽子,村干部乐呵呵地表示同意……记者日前到房山区石楼镇二站村采风,不少村民都提到这则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新闻。

      老赵名叫赵海行,今年55岁,黑脸膛、寸头,朴实的农民模样。主动申请“摘帽”,究竟是哪来的自信?老赵抬手指了指立在村口的大牌子,上书“桑叶茶”三字,说:“增收致富全靠它!”颇有意思的是,这三个字的字号,比“二站村”村名还要大了不少,村里的路灯杆、电线杆上,也全是有关这项低收入帮扶项目的介绍。

      在这项产业的带动下,再结合促进就业、社会力量帮扶、社保兜底等一系列政策,二站村已有379户、901名低收入村民成功“摘帽”。以老赵家为例,夫妻二人都在桑叶茶工厂上班,每人每天100元工资,刨去节假日,年收入加起来得有4万多,孩子大专毕业后成为了北京奔驰的员工,一年也能赚回家6万,“咱哪能一直躺在‘政策温床’上呢?您说是不?”老赵笑着说。

      年轻时候的老赵绝对说不上穷。早年间,村里有个砖厂,年产1亿块红砖,村委会盖起了办公楼,在十里八乡很是风光。老赵开四轮、拉红砖,妻子在食堂工作,生活过得去。没成想,因为政策原因,砖厂在2005年被关停,老赵全家失了业,只能到周边村镇打一些零工,常常入不敷出。

      岁月不饶人,三年前,本就身体不好的妻子摔了腿,农村合作医疗报销以后还得自费2万多,掏空了家底才勉强凑齐。孩子大专在读,一年学费加生活费也要2万多。老赵忧心忡忡:“好日子?猴年马月的事!”

      “现在,咱腰包可是越来越鼓了。村里还给上了意外险,心里真踏实。”老赵又乐了,笑容更灿烂。村路笔直平坦,两侧是林海,树下,是270亩蛋白桑茶树。初春,这些树苗还未发芽、只到人的脚踝高,若俩月后再见,就会是齐腰高、绿油油的一大片了。从那时起,老赵和村民便要开始忙着采茶、炒茶,直到入冬。如今,二站村产出的桑叶茶,已经成了房山区农业的明星产品,去年售出4000多斤,远销全国多个省份。就连周边几个富裕村,也来学习经验,计划引进这项增收产业。

      记者在老赵的带领下在二站村转了几圈,采访了好几位村干部和村民,得知了这项产业的来之不易。

      2017年,二站村党支部书记李永刚引进了林下经济,种了120亩天南星、30亩药用牡丹和150亩蛋白桑茶树,几个月后,前两者因为长势欠佳赔了钱,唯独这桑树枝繁叶茂,桑叶卖给加工厂,不仅收回了本钱,还补上了天南星和药用牡丹的亏空。

      说来也巧,纪念唐代诗人贾岛的“贾公祠”就在二站村,贾岛墓碑的碑阴上有这样一句诗:“百里桑乾绕帝京,浪仙曾此寄浮生。”李永刚决定在蛋白桑上做文章。他通过石楼镇副镇长李岩,联系上了农业专家,请人改良土壤,“把脉”指导。不仅如此,在外经商的村民焦雷也被叫了回来,帮助村里出谋划策。焦雷发现,加工厂收购桑叶,除了制作饲料之外,还能酿醋和制茶,尤其是制作桑叶茶,在全国多地已有成功案例,市场前景很好。

      “有专家帮忙,咱们一定能做出好茶叶,带领乡亲们增收!”焦雷凭借丰富的人脉关系,联系上了福建安溪的朋友,希望能“取取经”。安溪被誉为中国茶都,生产的铁观音驰名中外。为了省下机票钱,焦雷、李永刚以及几位村干部一行五人,自驾前往2000公里外的安溪县,司机换着当,累了就在服务区眯一会,饿了就啃一口面包……前后五天,行程上万里,除了带回了安溪铁观音的制茶设备、制茶师傅,还造访厦门、合肥,引进了茶叶包装生产线。

      听说村里有了制茶厂,还从安溪请来了制茶师傅,老赵跟几位低收入村民赶紧前去拜师。接下来的三个月,师傅将技艺和盘托出,采茶、切茶、杀青、压榨等十来道工序手把手地教。尤其杀青环节,操作间的温度能高达40多摄氏度,豆大的汗珠不住地往下掉,妻子看了心疼,老赵却说:“想增收,哪有那么容易?”

      如今,村里人都说,老赵是桑叶茶产业的“技术总监”。这话不假,不论是地里的种植技术,还是厂里的炒制、包装技术,老赵可谓是样样精通。今年年初,村里不仅建成了冷库,还开了条全新的生产线,制作手工桑叶水饺,让更多村民参与到这项产业中来。

      虽然受疫情影响,桑叶茶工厂还未开工,但李永刚、焦雷、老赵等人可没闲着。他们忙着和对口帮扶单位北京工商大学的师生研究桑叶茶的推广方案,师生将凭借专业的知识,从包装、推广、电商销售等多个方面提供免费的智力支持。

      记者问老赵,现在家里“摘了帽”,有了钱准备干点啥?老赵又乐了:“攒钱给儿子娶媳妇!”按照习俗,新人婚礼上,要请双方父母喝“改口茶”,老赵说,这茶就用二站村的桑叶茶,“我亲自炒!”


    (责任编辑 :支艳蓉)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