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动
  • 健康
  • 公益
  • 会展中国
  • 省市动态
  • 环球观察
  • 城市周刊
  • 旅游经济
  • 城市经济
  • 首页 > 滚动 > 正文

    方圆枕头上 郁郁乎文哉

    2019年11月14日 13:33   来源:广州日报   卜松竹

      博物馆寻珍录

      睡觉是人生大事。枕头是睡眠之宝。不知道每个人的枕头上都有什么装饰。它们既是主人兴趣爱好的体现,也是伴人入梦的艺术。西汉南越王博物馆,是中国收藏枕头的大宝库。当中很多枕头上面刻有文字,有的是座右铭,有的是诗文;有的励志,有的温存。它们就像那些公园里竹子上的书写一样,是一个时期一些人快乐、自在生活的见证。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卜松竹

      图:卜松竹、西汉南越王博物馆

      睡觉不忘恕道 修身没有满分

      枕头起源很早。《论语》《诗经》《孔雀东南飞》中都有相关记载,说明时间至少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有人说枕头的使用习惯首先形成于古中国和古波斯,而后发展到中欧。如是,也是一种东西文化的交流物。

      今天人们用的枕头材质大多很柔软,但也有些人喜欢夏天在枕头外面套上一层塑料或者竹木制成的枕套,起降温的作用。有些年轻人,用不惯这种硬东西,嫌硌。但古代,比这硬的枕头多了,比如瓷枕、石枕、竹枕、玉枕、水晶枕、铜枕、木枕、藤枕……它们都是直接将原料加工成各种形状。使用起来也分等级,比如“玉枕”就是皇帝的御用品,以金丝为面,上等软玉镶框。玉的硬度挺高,枕起来一定不会太舒服,更多是一种礼制的体现。从古代保留下来的图像资料和实物中,我们也知道古代有软枕头,它们大多以丝织物为面料,内置精选棉花,呈方形,称“帛枕”或“方枕”。这种枕头就舒服多了。

      有枕头研究者指出,过去,大家闺秀在枕头上绣之以凤,待嫁时再绣鸳鸯,以楠木为框,称之为“楠枕”;我国传统的手工艺品布艺老虎脸枕头具有驱邪纳福的愿望,是吉祥的象征;东莞的“女儿香枕”,助眠驱邪……总之,枕头的花样很多。但作为日用品,消耗大,不太受重视,这些柔软之物,不太容易保存下来。反而瓷枕保存下来不少。国内有几家博物馆有不错的古代枕头收藏,西汉南越王博物馆是最著名且重要的之一。

      南越王博物馆中有一件金代河北磁州窑产的文字枕,长26厘米,宽21.9厘米,高12.6厘米。磁州窑瓷枕是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集大成者,其瓷枕的纹饰内容,包括有诗、词、画、赋、曲和警语、祝语等,是这一时期民间思想观念、社会崇尚和生活习俗的有力保存者。这件金代磁州窑瓷枕在枕面上书“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八个字,见于《论语》,反映了典型的儒家道德思想,一直是中国人处世的指针。想来这件枕头的主人,是个很懂得恕道的人。

      用枕头歌颂枕头 它是唯一一件

      南越王博物馆藏枕中文字最多的,要算是一件刻有《枕赋》的元代磁州窑枕。《枕赋》挺长,266字,在这件长15.7厘米、宽42厘米、高14.4厘米的枕头上显得很满。摘录部分如下:“有枕于斯。制大庭之形,含太古之素。产相州之地,中陶人之度。分元之全,名混沌之故。润琼瑶之光浑,屏刺绣之文具……开北轩下陈蕃之榻,仆南薰簟春之竹。睡快诗人,凉透仙骨。游黑甜之乡而神清,梦黄粱之境而兴足。恍惚广寒之宫,依稀冰雪之窟。凛然皂发之爽,翛然炎蒸之萧。思圆木警孝之勤,乐仲尼曲肱之趣。庶不负大庭太故之物,又岂持不困于烦暑之酷而已也。”

      这篇文章挺励志,当中包含了好几个有趣的、和枕头有关的典故。比如“开北轩下陈蕃之榻”,陈蕃是指东汉名士陈蕃,陈蕃在京城洛阳犯言直谏得罪了权贵,从而被贬到豫章任太守。豫章住有一名名士——徐穉,字孺子,徐孺子“恭俭义让,所居服其德”,有“南州高士”之誉。出于对陈蕃的敬重,徐孺子经常造访太守府。陈蕃也专门为徐孺子做了一个床榻,平时挂在墙上。徐孺子来访的时候,就把床榻放下来,两个人惺惺相惜,秉烛夜谈;徐孺子走了,就把榻悬于梁上。又如“思圆木警学之勤”,出自司马光的名下。当年司马光为了编纂《资治通鉴》,每天早起晚睡。他怕自己睡过了头,就做了一个容易滚动的圆木枕头。枕在上面,只要一翻身,枕头就会滚掉,他就能惊醒,继续工作。

      这件瓷枕前后立面均为如意开光内绘折枝团花纹、外绘卷草纹饰;右端面如意开光内绘团花,并书“石官”二字,外绘卷草团花纹;左端面如意开光内绘莲花,外绘卷草团花纹。瓷枕底面无釉露胎,正中有“张家造”窑戳一枚。该枕品相完好,书画工整,是磁州窑瓷枕中难得的精品。特别有意思的是,《枕赋》为一篇赞美瓷枕之妙用的长篇赋文,这种“枕上说枕”的情况,在已发现磁州窑瓷枕文字装饰中还是仅见的。

      这件枕头上题“漳滨逸人制”款识。有研究者言,从流传下来的多件由他所制的瓷枕看,此人应是当时磁州窑枕的高手,在绘画、书法方面造诣都不俗。

      诗书画于一枕

      是生活也是历史

      馆藏还有一件金代“绿黄釉印花诗文扇形枕”,也是磁州窑产,长34.5厘米,宽16.8厘米,高11.2厘米。这件金代磁州窑枕在侧面有施黄釉的模制卷草纹,在枕面施有绿釉,并刻有词一首。词文如下:“帘卷夕阳曲槛明,东风桃李满画城,回首十年浑似梦,几飘零。花落渐随流水远,莺慵已许送春声,惟有西山还似旧,笑天青。——寄摊破浣溪沙。”馆里的专家说,这首词写得沉着老到,且不见著录,可以为《全宋词》增加内容。

      另一件出自江西吉州窑的“白地褐彩花卉诗文束腰形枕”则将中国艺术中的诗、词、画结合在一起,充分体现了吉州窑窑工们对艺术表现手法的博采众长。它为泥质黄白色胎,枕两端绘花卉纹,枕面和枕底绘诗文,另外两面一面绘瑞狮戏彩球纹并辅以野菊纹,一面绘海涛纹与花卉纹。在枕面和枕底上写着东晋顾恺之的五言诗一首和北宋著名词人柳永的词两首。金代的“三彩诗文六角形枕”在枕面长方形框内书写一首五言绝句:“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馆里的专家说,这是唐代很有名的绝句,它的作者是元和、长庆年间的诗人张祜。他曾有“千首诗轻万户侯”的美誉。《何满子》是唐代的一种曲名,因唐玄宗时一位名叫何满子的歌人临刑哀歌而得名。这首诗是写唐代宫女生活的,宫女远离故乡,被幽禁于宫中达二十年之久,一面唱着哀婉的《何满子》曲给皇帝取乐,一面想到自己悲惨的身世,不禁黯然泪下。宫女内心的凄楚,被描写得淋漓尽致。

      有学者指出,在瓷器上题写诗句与民谚为饰,约开创于唐代长沙窑,自宋以降,至金元流行的瓷枕,更是把文字装饰表现得淋漓尽致。瓷枕平整的枕面非常适合书写绘画,大量的书法艺术便被用于瓷枕装饰, 这些书于瓷枕上的诗词曲赋、民谣俚语,有的极富文人情怀,有的市井气息浓郁,真实地反映了当时人们的思想、情趣、爱好和生活习俗,展现出了宋金时期“郁郁乎文哉”的社会风貌。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
  • ·重修孺子亭公园2018年12月21日